石见氵也

撸章,全职,盗笔,黑篮

随笔

我踏过嘉澍楼前的小道,
我走过揽月桥边,
我在致知楼安眠。
喝一口我过去的梦,
晚安,
我回不去的高三岁月。

【喻黄|ABO】凛然邪气(04)

飞天大熊:

 黑帮paro,ABO设定。世界观借鉴《荆棘王座》。还有复国,宫廷,校园……以及……开车(?)    这个喻总有点霸道总裁(×)。强强保证! 


达成两月更成就???【一脸懵逼


上两话戳→ 01    02   03


04


  这一场Alpha解禁晚会极尽奢靡,承办者正是财富冠绝亚平宁半岛的美帝奇家族。各式权贵派出自己的Omega于古斗兽场比试武艺,胜出者必与主人台中交媾,而失败者则投入蚁池,制备高纯度的omega信息素。




  帷幕缓缓拉开之时,吉诺·美帝奇偏过头询问喻文州:“喻,你要是不想让黄参加这场比赛,我可以取消它。”




  “不妥。”喻文州抿一口红酒,“你并非美帝奇家的长子,不宜违抗贵兄阿尔瓦洛的意愿。况且——”




  飘渺的管风琴音戛然而止,两个侍从竟推来一面青铜雕花的缶。喻文州骤然站起,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柄檀木镶金的锤子,高举过头顶,而后敲打出宏大又清越的一个音节。一首古奥的东陆曲子骤然响起——《秦王破阵曲》。




  天鹅绒的幕布应声而开,亚麻色头发的Omega从半空中一跃而下,轻盈落地,最惹眼的是他的一身漆黑长袍,宽袖博带,上面的细丝状刺绣却火红夺目。




  是黄少天。




  “夜雨声烦。”喻文州轻声说,“红色是华夏国的牡丹和雨丝,黑底喻指夜晚。‘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他腰身隐没在飘逸的长袍中,显得弱不胜衣,可颈项与手臂修长有力,如同一只矫健的猎豹。




  “噢,我的炽天使加百列!”一旁的奥地利公爵夫人忍不住惊呼,“这个东陆人的衣服真是太棒了!我从没见过这么美的丝绸。”




  “公爵夫人,”喻文州笑着说,“要是您喜欢,我可以甄选一些上品恭送您府上。”




  “那真是再好不过,”她掩嘴微笑,“多瑙河西段的航运权,我们可以好好商量。”




  阿尔瓦洛把怀里的女郎推到一边,痴迷地望着黄少天。




  “喜欢看东陆人么,”喻文州以陈述的语气问。




  “当然喜欢,”吉诺瞥瞥黄少天,又瞥瞥喻文州的侧脸,喟叹:“唉,难道东陆人都长得这么精致么?我记得上一次Alpha解禁晚宴上,也来过一个东陆的东瀛人。她的黑发齐腰,眼角绯红,举一把太刀,惊艳全场。不过她不如黄少天好看——对了,黄穿得这么宽松,不怕妨碍行动么?”




  喻文州没有回答,黄少天以他的行动给出了答案。




  没有多余的剑招,黄少天的动作大开大阖,只见剑光闪烁,伴随《秦王破阵曲》,已经瞬间欺近对方,剑尖直取咽喉。而就在此时的,变故陡生,他的对手——一个娇俏的金发Omega,用尽全力举起佩剑格挡,电光火石之间,黄少天的剑与少女的剑砰然相撞,剑身竟同时断裂!




  一片哗然,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他们竟然打了平手!




  “哦,原来这就是你的计谋。”吉诺摊手,“这样双方都不用投蚁池和干那事了。本来我还想跟你说,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代劳。”




  “哥哥,谢谢你。”金发少女凑近黄少天,声音因恐惧而颤抖。




  “活下去吧,”黄少天用口型说,“下一次可救不了你。”




  黄少天站在舞台中央,对观众席抱拳作揖,这也是喻文州提前交代的,因为翡冷翠贵族们都热衷猎奇。行完礼之后,他扬起头,眸光冰冷,挑衅般地望向观众席里黑发黑眸的喻文州。




  他很少愤怒,翡冷翠的一切在他看来长得都像下城区——肮脏、鄙陋而罪恶,他也从未向外界渴求对于人格的平等对待与尊重,只要他伸出手指,所及之处必然是冰冷锋刃。失望成自然。喻文州的东陆面孔使他燃起希望,亲手量体制衣曾让他有片刻的意乱情迷。




  可是此刻,他只觉得喻文州的乌发是台伯河支流的脏水染就的。




  “这一次打了平手呢,”主持人宣布,“下一组——”




  “请等一下,”喻文州却站起身,径直走到台上,拦住准备下场的黄少天。




  美帝奇家的大公子阿尔瓦洛喉结滚动,目光发直,他最喜欢的两个东陆尤物,此时正双双站在舞台上。




  他急躁地向旁边伸出手,吉诺把一个酒杯递到他手中,笑着问:“哥哥,这是喻的酒杯。想不想尝尝他的味道?”




  阿尔瓦洛大喜过望,无暇思考便一饮而尽。




  黄少天与喻文州近在咫尺。他心中的愤恨尚未消泯,此时却不知为何留意起对方的容貌,喻文州的鼻子很有特点,山根高耸,鼻梁狭窄,却并不是西陆的风味,向下曲线渐次柔和,看上去理性又克制,像是东瀛画中人。




  “我还是希望能够弥补我的Omega。”




  我的Omega?




  这个称谓让黄少天僵在原地。晦明不定的喜悦与恐惧交织,他不知道对方是否向妥协腐朽的翡冷翠,是否会任由自己并不显著的尊严在在这个舞台上碾碎成尘。但是,他却拒绝不了这个称呼——自从他东陆的母亲逝世后,再没人对他亲昵。尽管曾有无数Alpha在濒死前说过“我的宝贝”,可千百句都没让他心念动摇。




  唯独喻文州的这一句扰了他。




  喻文州比黄少天略高一些,对方褐色双眸中露出的戒备尽收眼底。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Alpha以痴迷的目光,Omega以嫉妒的眼神,这一对东陆人简直就是伊甸园中交颈缠绵毒蛇,你一句我一句地引诱赤子偷食禁果。




  喻文州凝视黄少天片刻,终于在万众瞩目中凑上去,在对方的嘴唇上留下轻轻一吻。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喻文州纤长的睫毛碰到他的脸颊,他惊异于这个Alpha的味道,那是他的东陆母亲珍藏的一捧荷花瓣的味道,据说它生长于一个名为江南的地方,他做梦都想去看一看。随即,他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头,撬开喻文州的牙关,随即轻磕门牙,咬破了对方的嘴唇。




  血腥味和着荷花甘美的香味蔓延黄少天嘴里,这种温和的Alpha信息素却使他感到如痴如狂。




  “啊!”一阵尖叫响彻全场,“美帝奇的大少爷!”




  阿尔瓦洛在他们接吻的时候砰然倒下,沉重巨大的身躯弄翻了一张精美的茶几,打翻了一整套银器,声响回荡在穹顶之下,似是一声凄厉的哀鸣。




  吉诺半蹲下来,阿尔瓦洛口吐白沫,血液从鼻中留下,他的手指探过去,片刻后,抬起头来,神色复杂。




  “诸位,我代表美帝奇家族向各位致歉。晚宴到此结束吧,”吉诺起身,欠身鞠躬,“家兄阿尔瓦洛·美帝奇去世了。”




  全场静默下来。吉诺无意间瞥到台上,喻文州的眼帘仍旧低垂,睫毛下的黑眸仍旧注视黄少天,他的唇角殷红,一滴浑圆饱满的血珠,缓缓沿着嘴唇的纹路下淌,一道血线,勾勒出他精致的下巴。




  吉诺不禁打了个寒噤。这个神秘的东陆人就像一个魔鬼……因为真正的魔鬼,根本就不在意无关紧要的生死!




  




  “我要跟你谈谈。”晚会结束后,吉诺拦住喻文州。




  “新的美帝奇继承人,”喻文州露出得体的笑容,亲自拉开自己的车门,“为什么不上车谈一谈呢?”




  车的后座上,黄少天正翘着二郎腿,一转眼就瞥到了吉诺。吉诺没想到自己还能看到这位东方剑客,心情雀跃起来,准备坐到他旁边。




  黄少天立刻振剑出鞘,挡在车门前,说:“去去去,你给我走远点。”




  吉诺:“……”




  “少天,”喻文州似是嗔怪地唤了一声,接着略带歉意地笑了笑,又拉开了前面车门,对吉诺说:“那么您只能坐前座了。”




  负责开车的郑轩回过头对黄少天耳语:“嘿,新来的,喻总难得对一个人这么好,你要珍惜啊。”




  “呸呸呸,”黄少天故作无谓,“他才不是我效忠的对象,我仅仅忠于我跟他背后的老板,老板让我听他的我当然得听,换在平时,我早就把他解决了。”




  有五次郑轩都想告诉黄少天其实他背后的老板就是喻文州,四次都忍住了,剩下的一次闪了舌头。




  作为属下,我居然在帮助老板,泡自己的同事……郑轩面无表情,心说黄少天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喜欢上我们潇洒多金、近于妖孽的喻总啊?我憋不住事啊。




  




  “喻,”吉诺坐在前座上,回头看向黄少天旁边的喻文州,“阿尔瓦洛死了。”




  “是啊。”喻文州礼节性地皱起眉头,“请节哀。”




  吉诺深呼吸几下,终于说:“坦诚说吧,这件事情与你有关吗?”




  “只不过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喻文州的语气仍旧温和,“我的酒里放了一些罂粟花的萃取液,在我跟少天同时站到台上的时候,你做了恶作剧,把我的酒杯递给阿尔瓦洛。据我所知,他一直有心脏紊乱的隐疾,小时候还曾经被东瀛国的人绑架。罂粟花的萃取液能够加快心跳,而我跟少天接吻的姿势,恰好与东瀛国绑匪团伙的徽标一致,这两种因素叠加,足够造成他的死亡。”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吉诺暗自心惊,这些分明是家族内部隐瞒已久的情报。




  “都是您告诉我的呀。”喻文州说,“我对您的每句话可都是很上心的。”




  “其实……”吉诺声音颤抖,“我虽然恨阿尔瓦洛,但我并不想让他死啊……”




  “你一定想活到30岁以后吧,”喻文州答非所问,“美帝奇老爷,该背负的东西你是逃不过的呀,如果那杯酒你不递给阿尔瓦洛·美帝奇,他是不会死的。”




  “你对人心的把握可真是炉火纯青,”一旁默不作声的黄少天勾起嘴角,“吉诺·美帝奇,从今天开始,我们是共犯。”




 




   车驶入翡冷翠上城区边缘的一座宅邸,南面以护城河与下城区相隔,背面直面异端裁决所。




  黄少天皱起眉头:“老板为什么要选这么个地方?不觉得非常不祥吗?”




  “老板?”吉诺眼神奇怪地看向喻文州。




  “老板住的地方很多,其他每一处都比这里豪华,”喻文州轻叩车窗,目光飘向远方,“但是他特别喜欢这里,因为下城区里有很多流落在翡冷翠的东陆人——尽管他们迷恋赌博、鸦片和烈酒。”




  




  喻文州询问吉诺是否要留宿一夜,吉诺连连摆手,说一堆丧葬事务等着他处理,于是郑轩又把他送了回去。




  黄少天见豪车扬长而去,回头对着喻文州摇了摇手,咧开嘴笑:“好了,我亲爱的同事,再见了。”




  “谁允许你走了?”喻文州却笑得春风和煦,“老板让你当我的贴身保镖。”




  “我贴过身的Alpha多了去,唯独你,我觉得根本不需要保护,而且我担心被你阴了,”黄少天撇嘴,“你要记住,我是老板的人。”




  “老板让你跟我同榻而眠。”喻文州抽出一张纸条,展示出墨意淋漓的一句指令。




  黄少天简直原先认为他的老板是一个年轻英俊的东陆青年,后来给他送了几件汉服之后,他改变了看法,老板应该是个中年美妇,直到现在,他的看法终于定格了。




  ——他的老板一定是一个猥琐的老头子,一直想方设法给他的儿子喻文州找一个Omega,结果看中自己了。




  这种人生简直跌宕起伏。




  



#喻黄#听说接吻可以增强免疫力?

#喻黄#听说接吻可以增强免疫力?by砚池
脑洞源自一个一个妹子在班上科普的接吻的作用。可以瘦脸啊增免疫力啊之类的。我……【手黄再】

今天一大早蓝雨众人在忐忑的心情中度过了一个上午,主要是因为黄少天今天一早只埋头做日常联系而且没说,一,句,话!    这真是让蓝雨众人喜极而泣,不禁有点心慌,    于是小卢勇于做时代的英雄发问了。
“黄少,黄少,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是恶毒的皇后把你毒哑了?”卢瀚文撑着头,趴在桌子上问到。
黄少天皱着眉,面色痛苦的说出了几个精简至极的字“嗓,子,疼……”
言虽尽而意无穷,短小精悍,表意明确!
然而就在众人听到这几个字感叹其中的魅力的时候,才明白过了。
黄少天生病了。
    这时喻文州走了进来,众人一看队长进来装模作样做练习之余还对着喻文州说“队长队长,黄少生病了。”
   随即获得【黄少天眼刀一枚】
   “少天,嗓子疼?去队医那里看过了么?”闻言黄少天点了点头,喻文州看到黄少天话都说不出来了,知道这病的确有够严重的,于是又问“药吃了么?”黄少天愣了一下,急忙点头,小鸡啄米似的,发丝一颤一颤的。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面前的半杯水一副了然的模样,径直走到了黄少天的背后,重新接了热水把黄少天压在一堆杂物下的一包蓝色的冲剂抽了出来,撕开了包装袋,将冲剂兑好,递到黄少天面前,还是一副温润的模样,只是拿着杯子那只手透出几分强硬。黄少天看着递在眼前的棕色液体,又瞄了一眼喻文州,鼓起勇气,接过,一口喝完。
“!!!!”眉头皱的更厉害了。又接过喻文州重接的白开水,咕咚几口冲淡了药味。黄少天一向是不喜欢喝冲剂一类的。
晚上。
喻文州整理了战队的资料,揉了揉鼻梁,看时间。确认是到了吃药的时间,于是准备过去到隔壁督促黄少天吃药。
门没锁,轻轻一拧便开了。进了屋,黄少天正躺在床上玩电脑,便对他开口“少天,该吃药了。”然后一脸温和地拿出了黄少天“遗忘”在训练室的冲剂。
一切像在某种奇妙的节奏上,喻文州冲药时的每一个动作,抬腕,搅匀都有一种和谐的韵律美,直到那同样的液体又一次递到黄少天面前。黄少天盘脚坐在床上,试图发挥机会主义者的风范,想要打算把这杯药“解决”掉。
我有多少机会从队长面前夺过这杯药倒进厕所里?跑过床到厕所的距离的时间够队长再冲一杯么?队长有足够的手速在我倒掉他之前拦住我我吗?几率是多大?还有其他可行的办法么?
然而,上述一切都没有发展的可能 因为就在这一刻喻文州已经含住了一口药吻上了黄少天,舌头轻而易举地挑开了黄少天的嘴唇,送进了药,站着的喻文州一手捏住了黄少天的下巴,迫使他微微抬头。
黄少天一脸惊愕,睁大驴眼睛,任喻文州挑开了牙关喂药,但下意识的吞咽却把药喝了下去。于是两人就着这个方法,把药喝了下去。至于是黄少天喝的多呢还是喻文州喝的多呢?这就不得而知了。
最后呢,总之第二天,蓝雨正副队长都感冒了,副队长一脸愤愤地关掉了一个“接吻可以增强免疫力的广告”。
——end——
喜欢的话给个小红心吧wwq

【喻黄|黑帮ABO】凛然邪气(01)

异常帅气!!我喻画风突变!

飞天大熊:

黑帮paro,ABO设定。世界观借鉴《荆棘王座》。


嗯,不仅是黑帮paro。还有复国,宫廷,校园……以及……开车(?)


喻总又霸道总裁了(×)。黄少很强势!绝对是强强!我保证!


  01


    青年确实有副好皮相,发丝微黄,衬得肤色越发白皙。男人迷醉的目光在他身上游移,黝黑的手指不住地在青年胸前两枚樱桃处拨弄,它们耸然而立,饱满无比,这不禁引发了男人更狂热的联想——这小子的臀丘,大概也是这么挺翘。

  “大佬,”青年面目含春,殷殷地看向男人,手臂环住对方的脊背,仿佛示意对方继续脱掉他的衣服,“北片区真是太恐怖了,您最大的保险箱就放在那里,恐怕不安全啊。”

  “嗯?”男人的三角眼眯起,贼贼地笑道:“还怕我给不起嫖费?”

  “哪能啊?”青年轻笑,随即正色道,“我可以为你们运毒。”

  他的手指在自己的腹腔上画了个圈:“装在这里,跟其他人一样。”

  “当然,”他又飞去一个媚眼,“您想要我,随时随地都可以。”

  “哈哈!”男人阴笑起来,“去南巷290号第五个房间……”

  “间”字还含在嗓子眼,世界骤然变红,滚烫炽热的血瞬间覆盖角膜,男人的喉咙被切开一条深深的口。青年扯扯嘴角,面色漠然,嘴角连一丝轻蔑的冷笑也无,伸出长腿,将尸体干脆利落地踹开。

  就连上帝也未必明白,那个孔武有力的黑帮男人究竟是如何死去的——如果不是青年指尖银光一闪,收起一把极细的水果刀。

  他一颗一颗地把前襟松开的扣子扣上,素色的黑色衬衫,毫无多余装饰,这使得他像极一把未出鞘的尖刀,危险又锋利。

  衣衫齐整,他扬起尖巧的下颌,声音无波无澜:“看够了吗?”

  片刻沉默。对方显然没料想到青年居然能够发现他。三十米远处,钟楼高耸,粗大的秒针一刻不停,暗窗内传出一声轻笑:“当然不够,狙击枪的镜头这么小,未能将您的姿仪展示分毫。”

  狙击手的声线略微低沉,可音调带有南部地区的轻盈,在风中酝酿出波澜,竟有几分温柔。

   黑衫青年变戏法似的抽出一把大马士革刀,银亮刀身骤然出鞘,把黑夜照射得惊心动魄:“我叫黄少天,你大概听过我的称号:妖刀。”

  这种刀原产印度,以乌兹钢锭制造,古时作为印度、伊朗、波斯等国的兵器,合该身形魁梧、体毛浓密的大汉使用,可这黄少天提起它,却格外协调,更显骨骼匀亭,眉目锋利。

  “嗯?”狙击手再次意外,“妖刀?”

  不过狙击手的惊讶转瞬即逝,旋即从容笑道:“为什么要自报姓名?你杀的人大概足够列满一本《下城区Omega法则》。”

  “报不报姓名,又有什么关系?” 黄少天挥动大马士革斩马刀,弧光一闪,刀锋砍在将断未断的尸体脖子上,头颅瞬间落地,“好了,这一桩活干净了。”

  他歪头一笑:“你杀我的机会够多了,听到我自报姓名,并没有惊奇,显然你已经提前了解,但并不知道我就是杀手‘妖刀’。你既然一直瞄准我,那就证明你掌握的线索还不足以保我逃脱,你在犹豫不决。”

  “不过,要是我透露了真实姓名,”黄少天的语速很快,“就大概可以跟你谈谈条件,我可是很有用的。”

  “要是很不巧,我要杀的就是‘妖刀’呢?”

  “那就杀。”黄少天从容不迫,不闪不避,“我手上的血并不都是脏的,罪不至死的人我也杀过。从我作恶开始,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不过我不希望你来评判我的作为。”黄少天说,“要是我不这么做,在翡冷翠的下城区这个鬼地方,要活下去,我大概只能去卖屁股。”

  狙击手竟然丢下枪,脚步轻盈,如同鬼魅般走到黄少天面前。他身材颀长,长着一张东方面孔,皮肤却白胜金发碧眼的翡冷翠贵族,鼻梁高挺,在暗夜里似有灼灼银光。他的双眸幽黑如墨,像极东陆的水墨画,含蓄蕴藉。

  “喻文州。”狙击手伸出手,旋即说,“黄少天同学,我们见过的。”

  黄少天瞪圆了眼,“喻文州”这个名字过于耀眼,他不可能不清楚。

  荣耀纪年2016,世界一分为二,教皇国以及东方华夏国,中部是天堑洋,唯有贵族才有财力横渡两岸。教皇国的首都翡冷翠被称为“西陆的黑白蔷薇”。

  人的性别分为Alpha,Beta和Omega,Omega受孕率高,每个月有发情期,肢体纤细,秀色可餐;而Alpha却体格健壮,在东陆西陆对峙的环境下,生产力的需求决定了Alpha处于社会上层。

  而翡冷翠这朵所谓的“黑白蔷薇”,指的就是它分为上城区和下城区。上城区居住贵族、富豪和官员,拥有世界上最华美的教堂和最飞快的车辆——以及最漂亮最骚浪的Omega奴隶。下城区黑暗,堕落,一切丑恶的交易都在这里达成,毒品、走私、杀人越货……以及被上城区玩坏玩剩的Omega,他们挥发着最后一丝糜烂的信息素,然而死在不为人知的角落。

  上下城区之间才是万丈深渊相隔,而黄少天正是上下城区闻名的杀手“妖刀”。

  黄少天其实并不是一个独行杀手,他从未谋面的上司——也可以说是金主,把他安排在一所上城区的贵族Alpha学校里,作为伪装的身份。在一群眼高于顶的西方贵族学生里,黄少天只是一个奇怪的东陆Beta,他的东方面孔不得不说,精致得像一件瓷器,他的拉丁语说得棒极了,语速可以很快,有时候简直像是一把填满子弹的机枪——但大多数时候,他的表情淡漠,沉默寡言。

  有人撞见他行走在下城区,于是怀揣恶意地推测,他一定是玩廉价Omega玩出了某些不可言说的病。

  然而黄少天其实本不该来到上城区,就连尸首也应该烂在下城区的臭水沟里才对。他是个Omega,下城区的Omega,生了一副好皮囊,却从小被穷苦的Omega单身母亲教导,一切贵族都靠不住,能够信赖的只有手里的刀。

  母亲死于街头械斗,黄少天用祖传的东陆华夏国的竹席把她的尸首卷了,再一把火点燃,骨灰托人捎到台伯河下游,那是翡冷翠距离天堑洋最近的地方,他只希望这个可怜的东陆女人能够随水飘到家乡去,在西陆尝遍了铁锈和污水,也该让灵魂闻闻竹香。

  一个暴雨倾盆的夜晚,他站在一群Alpha的尸体中,双目被鲜血淬染成暗红,手上攥着一把匕首。

  一辆豪车猝不及防地停在他面前,车内年轻男子的声音发号施令,仆从毕恭毕敬地给他撑起伞。

  “这份工作很适合你。”年轻男子没有露脸,“这笔财,你敢赚么?”

  “杀人么,”黄少天擦去脸颊上残存的最后一块血迹,“总好过在别人身下浪叫。”

  “从此你就在上城区的贵族学校读书,”男子轻笑,“你伪装成Beta,发情期由抑制剂解决。你的黑暗结束了,正式进入阴天。”

  所有人都对他嗤之以鼻——与对另一个东陆学生喻文州的态度彻底相反。

  喻文州是Alpha贵族学校的佼佼者,以东陆人的身份担任学生会主席。黄少天听说过他,自然,也应该见过,但是
他对上城区与Alpha的抵触心理强到极限,根本无暇顾及他人长得怎样,学得怎样。他只觉得喻文州横竖脱不开“纨绔子弟”的窠臼,跟其他西陆人毫无区别。

  不过他不像讨厌教皇国人一样讨厌喻文州。他记得,有一次,他为了杀一个毒枭,在口袋里装了一支毒品专用注射器。走在礼堂里时,一时没留心,就掉了出来。路过的喻文州默默地捡起来还给他,然后转身就上台准备致辞。

  居然在这里碰到同学了呢……不过秘密换秘密,狙击手对上杀手,很好,有筹码。黄少天露出嘲弄的微笑。

  “立刻消失在我面前,”黄少天尽量平心静气,“我忠于我的上司,虽然我还没见过他的面——我答应过他,在学校里好好做戏,表现得像一个正常人,所以你们这些渣滓,我呢,是一个都不能碰。”

  “渣滓”一词说得愤懑诛心,不过喻文州不以为意。

  “你要满18岁了。”喻文州和煦地笑了,“你是个Omega吧?我问过你的香味,山茶花,真美。”

  黄少天拎起斩马刀,胳膊曲成微妙的角度,似是准备振刀出鞘。

  “19周岁到来时,还没被标记的Omega,可是会被判刑的。”喻文州淡淡地说,背出了《翡冷翠性别法》。

  “怎样怎样?那又怎样?”黄少天终于露出了一丝不满。

  “建议你找一个上城区的伴侣,最好是人品较好的,”喻文州言辞中竟然带了一丝恳切的意味,“AO结合需要磨合与时间,要是选错人,后悔终身,尤其是你,经常混迹下城区。”

  “有劳费心了,”黄少天终于还是没有拔刀,他扭头就走。

  “妖刀,真是傲慢。”喻文州在身后鼓掌,“下一次见面,你会对我绝对服从。”

  黄少天闻言回头,吊起眼梢,使了个轻挑的眼色:“你以为,我会找不到Alpha跟我结合么。”

  黑暗中,喻文州斜倚在破败的砖墙旁,目送身形颀长的杀手走远,脚步声回荡在静夜里,格外空灵。

  空灵得像是他那双浅咖啡色的眸子,真像一只血统高贵的猫。喻文州在脑海里描摹出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走远后,一辆车风驰电掣地开来,正停在喻文州面前,名叫郑轩的年轻人打开车门:“喻总,妖刀的任务还顺利么?”

  喻文州上车坐稳,说:“黄少天么,他是我最有手段的属下,当然顺利。”

  “那您为什么要拿狙击枪过来亲自蹲守?”郑轩疑惑。

  “Omega要到19岁了,真是个麻烦的胚子,我本来想把他杀掉的。”喻文州坦诚道,“可是看他挥刀的动作,我忽然感觉他是我的同类。”

  “都是东陆人。”郑轩思索,“不过黄少天可能是混血。”

  “不,”喻文州微笑着说,“我跟黄少天都是亡命之徒。”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自然要找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翡冷翠黑帮金字塔顶端的东陆人说道,“他可以做我的皇后。”
  


手机里的男朋友。和男朋友的男朋友们。w

#第十一年#
始于初见,止于终老。
第十一年。
我还在。

【全员】帝都工科僧风云录

我的妈啊哈哈哈哈哈哈

飞天大熊:

带你了解帝都工科大学的秘辛!献给这一届犹疑不决的理工科考生!


涉及清华,北大,北航,北理,北邮,中财,北工大,北科大,北交大……等等等等帝都高校!


嗯没错这就是我复习累了写的段子文。拿来搞笑的。西皮自由出没。全员。


01


鸡也飞,狗也跳,张佳乐的诗性,在燃烧。只因为,这一天,是北航大一开学的日子。


 


“啊!生活不应该只有苟且,还应该有——诗,和远方!”


 


这一刻,帝都初秋的妖风,刷拉拉地扫在张佳乐脸上,他张开双臂,放下行李袋。


 


芳香,空中,飘扬的,一抹蓝色,啊,蓝色,你为什么,是蓝色的——


 


“大妹砸!对不住了!哥的内裤被吹跑了,不小心糊了你一脸。”方锐一把掀开张佳乐脸上的墨蓝色内裤,脸上却一丝抱歉的情愫也无。


 


“这位兄台??”张佳乐粗着脖子质问,“糊了我一脸,我认,可是你也不能硬生生把我说成个母的啊!”


 


“我错了,你看真诚的眼睛。”眼看着扎小辫的清秀少年就要扑过来,方锐从善如流。


 


“我一看你这剑眉星目,”方锐抱臂沉吟,“就知道仁兄是个带把儿的。”


 


张佳乐一惊。果然,果然接上了暗号!工科大学的黑话——那就是初识必定开黄腔!


 


不开不相识啊!说的越黄越下流,关系就越铁!


 


于是张佳乐托住了下巴。


 


“灭绝师太高举倚天剑,挑衅的对张无忌说道:是你要宝剑?来,过来我给你轻轻骨!
张无忌冷冷笑道:你,滚……
然后手指周芷若:你过来……”


 


“高,实在是高!”方锐竖起大拇指,“一语双关,大保健!”


 


张佳乐扯扯嘴角。哼,我可是写得了美国科幻日本悬疑台湾言情泰国惊悚世界军事天朝八点档狗血的工科生中的阆苑仙葩——经管男啊!就连讲个荤段子,那可也是一等一的内涵!


 


方锐问,兄台你住哪间寝室呀。


 


张佳乐说,北513。


 


方锐颤抖了两下。


 


张佳乐奇道,你咋了。


 


方锐扶墙,一只手举到胸前,目光怔怔,喃喃道: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有娃子会搬进那间狗娘养的寝室,可我没想到,这个娃子,这么会讲荤段子……


 


张佳乐象征性地嘘寒问暖:你还好吗?


 


三狗子。方锐挥挥手,生无可恋状,我带你回狗窝。


 


三狗子??这又是什么鬼外号?张佳乐一头雾水。


 


02


到了北513寝室门口,方锐指着门把手,极其嫌恶。


 


就是这了!别逼我碰它!方锐手指颤抖,像是雪姨指着傅文佩。


 


一定有诈!张佳乐束手。


 


方锐喊道:你倒是开呀!


 


张佳乐喊道:我怎么能开呢!


 


方锐捶胸:因为你是三狗子哇!


 


张佳乐疑惑:我怎么能是三狗子呢!


 


方锐拍大腿:因为里面住了大狗子和二狗子哇!


 


眼看争执不下,车轱辘话滚了几圈,张佳乐索性高贵冷艳地甩出两个字:哈卵!


 


方锐懵逼:???


 


张佳乐仰头大笑:兄台你这就见识浅薄了,这可是西南官话。


 


他握住门把手,那大狗子和二狗子是狗精也好,是狗神也罢,反正我张佳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神神魔魔鬼鬼怪怪,都给你一一降服!毕竟,我可是写得了美国科幻日本悬疑台湾言情泰国惊悚世界军事天朝八点档狗血的工科生中的阆苑仙葩——经管男啊!


 


张佳乐逆光而立,勾起嘴角。


 


张佳乐叉腰大喊:室友们!你们好呀!


 


空空如也。


 


张佳乐疑惑,都不在?


 


你好呀,我叫苏沐秋。上铺探出一个脑袋,是一个英俊的少年。


 


你好,叶修。旁边又探出一个脑袋,是一个面目清秀却有些莫名慵懒的少年。


 


老规矩,张佳乐开了黄腔:哟呵,兄弟,一起窝在床上看片儿呐?


 


方锐捂脸。


 


你呀!Naïve!他俩窝在一张床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干的事,那也是相当奇葩……


 


在作基于matlab的固体转动惯量通解和球棒打击区域范围的研究。苏沐秋彬彬有礼地回答。


 


方锐沉吟:二狗子,你什么时候能滚回北大。


 


张佳乐一脸惊悚:啊!我才想起来!入学考试!迟早要完啊!


 


方锐:我觉得我要挂科了。


 


路过的刘小别插嘴:我觉得我要挂科了。


 


张佳乐:我觉得我要挂科了。


 


苏沐秋和叶修沉吟片刻,答道:我们也觉得你们要挂科了。


 


03


言谈中,张佳乐才明白过来。


 


叶修是清华大学车辆工程的,苏沐秋是北京大学计算机的,这次来北航当交换生。这俩货提前半个月来了学校,提前把军训结了,两个狗男男每天开黑科研两不误。


 


隔壁512的方锐说得唾沫横飞:最他妈可恶的是……


 


方锐的室友刘小别咬牙切齿:前两天,他们研究隔空输电,电线着火,把我们新晾的一排内裤都烧没了。


 


张佳乐目瞪口呆:我看你们黄段子讲得那么棒,应该不是会纠结于内裤的小气人士啊!


 


方锐摆摆手:你不懂。我大北航的裆下之物,居然被清华北大的狗子一把火烧了,这可是——


 


刘小别拍胸脯:危及学校颜面的大事儿啊! 


 


张佳乐突然感到自己某个部位火辣辣地疼。


 


张佳乐鼓掌:说得对!对极了!我们不应该姑息养奸,我们要捍卫我航男士裆下之物的尊严!


 


刘小别拍张佳乐的肩膀:打入敌人内部,靠你了!


 


方锐语重心长:打入敌人内部,靠你了!


 


张佳乐热泪盈眶:感谢组织对我的信任!可我在北513那狗洞里,可是势单力薄……


 


方锐说:你怎么能这么想呢!四人间!你还有一个队友!他不还没来报道吗?


 


张佳乐两行老泪就要纵横:锐哥,你说吧,那兄弟什么来头?


 


方锐握住他的手:别的咱不懂,光知道他的名字,很诗意,很美,一定跟你这身经管男的骚气很投缘。


 


张佳乐好奇:那兄弟叫什么?


 


方锐大义凛然:韩文清。文青文青,乐啊,别提跟你多投缘了。以后,你们两个忧郁小青年,一定要站起来反抗大狗子和二狗子啊!


 


张佳乐豪气干云:为了北航的地位而战!


 


刘小别:乐哥你大胆往前走呀!莫回头!


 


方锐叫住大步流星就要回狗窝的张佳乐:保护文清!他一定是个弱柳扶风的美男子!


 


张佳乐挥手:别傻了,我怎么舍得让名字这么唯美的他受半点委屈!我可是经管男!